《羊城晚报》访谈康纳,广东“小三劝退师”走俏

2017-04-01 媒体报道 0COMMENT

以下为《羊城晚报》报道截取:



《广东“小三劝退师”走俏 劝退一个收费可达百万》

 

有律师表示,只要是通过积极的讲解、引导等合法方式使小三主动放弃,没有使用不合法手段,是值得鼓励的

 

羊城晚报讯 记者黄汉城,实习生韦娟明、王克光报道:在电影《分手大师》中,演员邓超饰演一名专业的“分手大师”,专门为情侣恋人办理分手等业务。在广东,致力于劝退小三、挽救婚姻的“小三劝退师”也日渐走俏,他们当中不乏律师和海归人士等,使用的方法五花八门。

 

尽管一单生意收费可超过百万,但从业人员却吐槽说,这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。有律师指出,通过积极的讲解、引导来劝退小三,是道德所鼓励的,但不得用非法手段去干涉他人的恋爱自由或者性自由,否则会产生法律风险。

 

团队:

 

劝退师多有专业背景

 

最近康纳有点忙,在广州、肇庆、深圳来回跑业务。他是深圳某文化传播公司的总监,公司的名字虽表明是“文化传播”,干的却是婚姻挽救的活。

 

“今年以来,我们公司每月能接15-20个婚姻挽救的单子,大部分的单子包含劝退小三业务,客户男女比例为3:7,所以不要以为只有男人会出轨,女性有外遇现在也很常见。”康纳说道。

 

根据广东省民政厅的数据,2014年全省有873900对男女步入婚姻殿堂,但同年还有149392对男女离婚。全省去年离婚率达到1.65%。,而在离婚对数方面,从2005年到2014年,离婚对数上涨了1.6倍之多。

 

有业内人士指出,当今社会婚姻关系中不乏第三者的介入,成为了夫妻感情破裂的导火索,离婚率上升,这给“小三劝退师”的存在提供土壤。

 

那么,小三劝退师到底是怎么运作的?

 

据康纳透露,劝退“小三”的方式五花八门,最实用的方法要数移情法了。“我们公司员工近50人,统称‘导师’,大部分是海归人士,年龄28-34岁,白领出身偏多,我们还有公司高管、健身达人、机关单位职员等合作伙伴,做我们的兼职导师。导师个人条件相对较好,对小三而言更具有吸引力。”康纳说。

 

除此之外,小三劝退师的常用方法还包括工作填补法。康纳介绍,如果“小三”有求职意愿,导师通过打入“小三”的社交圈后为其提供合适的职位,当工作成为生活重心后,劝退便更轻松了。至于公司是如何安排这么多职位的,康纳称是客户帮忙,身份不方便告知。

 

“我们以前都是一对一,一位导师出马劝退一名小三,失败率很高,现在往往要几位导师配合完成。但这笔费用可不便宜,普通单子,每位参与的导师收费10万,复杂的单子,花费上百万也是有的。”康纳补充说道,“夫妻关系缓和,小三离开,两个月内不再介入客户婚姻便判定为劝退成功。如果客户配合我们,成功率能在95%以上。如果不成功,我们只收取成本费,3万块钱起步。”

 

尽管收费之高令人咂舌,但一位接受采访的资深业内人士却强调,小三劝退师并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。它动用的是一个团队的力量,时间成本人力成本高,为了与第三者建立良好关系,还有许多通勤,餐饮等形形色色的生活起居成本,“扣除这些后,摊到每个人的收益并不算高。外界对我们有误解” 。

 

底线:

 

不得侵犯他人隐私

 

俗话说,家丑不可外扬。小三劝退师在实际的操作中有很多限制,如果当事人利益受到侵犯,也可能会吃哑巴亏。

 

广东某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宏伟表示,“小三劝退师”的出现是有市场需求的,从法律上讲,只要他们是通过积极的讲解、引导等合法方式使小三主动放弃,而没有使用不合法手段,那是值得鼓励的。

 

韩宏伟律师补充说,“小三”本身并非法律所禁止的(构成重婚犯罪的除外),只是道德上受到谴责,任何人不能以非法手段去干涉他人的恋爱自由或者性自由。在劝退的过程中,“小三劝退师”应当避免采取非法手段如侵犯他人隐私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,否则会产生相应的法律风险。

 

“这是比较新的职业,目前我国法律中对‘小三劝退师’并无直接的行为规定,我认为法律也没有必要进行专门的规定。”韩宏伟说,如果劝退师按照合法的方式去做,那完全是法律所允许的,并且是道德所鼓励的。(案例中当事人为化名)



羊城晚报原文链接:http://www.ycwb.com/ePaper/ycwb/html/2015-09/06/content_781398.htm?div=-1 


REPLYCOMMENT:
热门文章 MORE>